首頁 > 行業服務 > 標準及知識產權 > 光峰科技與卡西歐:6年專利對壘終言和

    光峰科技與卡西歐:6年專利對壘終言和

    作者:陳景秋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發布時間:2020-04-09

     經過近6年的專利拉鋸戰,科創板上市企業深圳光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光峰科技)與日本卡西歐計算機株式會社(下稱卡西歐公司)之間的專利訴訟終于握手言和。近日,光峰科技發布公告稱,其與卡西歐公司簽署《調解協議》,就雙方涉及的多個專利訴訟案件自愿達成調解,各自自行撤回相關案件。

    光峰科技是ALPD激光顯示技術的發明者,同時也是一家擁有多項原創技術和核心器件研發制造能力的激光顯示科技企業。卡西歐公司是日本老牌世界級企業,其在手表、電子樂器、計算器、電子教育和移動商務解決方案等方面的技術創新和專利布局卓有成效。兩家企業此前曾因專利糾紛爭鋒相對,如今又因簽署調解協議而握手言和。那么,“以小博大”的光峰科技在專利方面做對了什么?全面調解背后對我國企業有何啟發?

    從專利對壘到握手言和

    本報記者梳理光峰科技與卡西歐公司的專利糾紛發現,雙方之間的專利糾紛應對可謂教科書式的攻防,你來我往,見招拆招。

    自2014年起,兩者之間發生了多起發明專利侵權訴訟案件。其中以光峰科技作為原告的專利訴訟案件有2起,均為2018年提起的涉及侵害發明專利權的案件,目前這兩起案件都在一審審理中。而以光峰科技作為被告的專利訴訟案件也有2起,均為卡西歐公司于2016年提起的涉及侵害發明專利權的案件,目前這兩起專利案件一審判決駁回原告卡西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卡西歐公司提起上述,二審仍然在審理中。此外,兩者還有多起作為第三人的行政訴訟案件。

    據了解,光峰科技與卡西歐公司就相關訴訟案件調解的主要內容是:除(2018)京73行初2210號案件(下稱2210號案)外,雙方承諾在該協議簽訂之日起7日內就上述案件雙方均各自自行撤回,相關費用自行承擔;雙方均不得就上述案件所涉及的專利向對方主張任何權利,不得就上述案件涉及的專利再行提起任何新的專利無效宣告請求。也就是說,正在審理的行政案件2210號案繼續審理,但是無論案件審理結果如何,卡西歐公司承諾不以該案涉及的專利向光峰科技及其關聯公司主張任何權利。此外,雙方保證在該協議簽訂前,除2210號案外,不存在就上述案件涉及的專利所提起的在途、在審無效宣告申請,且該協議簽訂后如雙方還存在其他無效宣告請求或專利侵權訴訟案件,一并撤回。

    今年2月光峰科技與卡西歐公司的相關專利侵權訴訟在北京開庭。此后沒多久,就傳出雙方達成調解協議。“對于科技企業來說,能夠調解解決處于膠著狀態的專利訴訟,不失為上策。”隆安律師事務所律師、專利代理人章建勤告訴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有些專利的目的,就是為了互相交叉許可或者被訴時,能以此進行反訴,以便能夠調解,或者作為一種反制的手段。

    北京思格頌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李中奎初步檢索發現,光峰科技在G02和G03分類號下的中國發明專利為69件,正在申請中的專利數量很大;而卡西歐在這兩個分類號下的中國發明專利近400件。在此情況下,光峰科技做出調解的決策,應該是對雙方整體的專利數量對比情況有所考量。對卡西歐來說,盡管其在中國的專利數量方面相對光峰科技占優勢,但對方的涉案專利權穩定性較強,而且是本土作戰,在久決不下的情況下選擇調解是很正常的選擇。

    專利先行步步為營

    光峰科技與卡西歐之間的專利糾紛既有互提專利無效宣告請求,也有互訴專利侵權,還有作為第三人的行政訴訟,雙方對壘歷時6年,一直處于膠著狀態。永新知識產權集團專利代理師張文達告訴記者,在專利的較量中,一方提起專利訴訟常常會伴隨著另一方的反訴以及對涉案專利提起無效宣告請求,這時候不僅考驗當事人的應對能力,同時還考驗涉案專利的穩定性,涉案專利權被宣告無效的情形就時有發生。例如,通領科技起訴公牛集團專利侵權案、握奇公司起訴恒寶公司專利侵權案等,索賠額都很高,但涉案專利權均被宣告無效或部分無效,導致訴訟失敗。

    那么,在與卡西歐公司的專利較量中,光峰科技做對了什么?

    產品未動,專利先行。光峰科技成立于2006年,一年后成功研發出ALPD激光顯示技術,并申請了原創基礎專利。在成立之后的6年多時間里,光峰科技積極研發核心技術。數據顯示,在推出大規模產品之前的2011年和2012年,其專利布局發展迅猛,專利申請量分別為162件和158件。此后才開始重點布局產品領域,陸續推出激光拼墻、激光商教機、激光電影放映設備、激光電視、激光微投產品線。值得一提的是,其在2013年推出全球首款100英寸激光電視,獲得CES2013未來產品大獎。憑借技術優勢,光峰科技在業內名聲鵲起,也為其后來的專利競爭埋下伏筆。

    數量布局,質量取勝。光峰科技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30日,光峰科技提交專利申請1480多件,其中發明專利申請1080件,占比72.9%。其核心專利主要分布在專利分類號G03、G02、F21等領域,涵蓋攝影術、電影術、利用了光波以外其他波的類似技術、電記錄術、全息攝影術、光學、照明等與其主營業務相關等技術領域。例如,“采用具有波長轉換材料的移動模板的多色照明裝置”(專利號:ZL200880107739.5)和“基于熒光粉提高光轉換效率的光源結構”(專利號:200810065225.X)是光峰科技早期核心專利,應用于該公司激光熒光投影產品。這兩件核心專利的出鏡率非常高,多次被卡西歐、臺達電子等提起專利無效宣告請求。不過,相關專利目前仍然維持有效狀態。

    數據顯示,2018 年該光峰科技激光熒光投影產品銷售額約10.6億元,占2018年銷售收入76.49%。激光光源租賃服務業務收入約3億元,占2018年銷售收入21.65%,兩項合計占該公司2018年銷售收入超過98%。“一旦企業的市場份額快速增長,其專利儲備的增速很容易發生與其市場份額不匹配的情況,這時候,競爭對手自然不會輕易放棄,就容易引發糾紛。”李中奎說。

    積極應對,步步為營。從公告披露的信息來看,光峰科技與卡西歐涉及多起專利無效宣告請求以及多起專利訴訟,專利戰攻守雙方都采取步步為營的方式,例如卡西歐公司對光峰科技提起專利訴訟,后者反訴前者專利侵權;光峰科技對卡西歐公司的涉案專利提起無效宣告請求,后者也對前者的涉案專利提起無效宣告請求。李中奎表示,從調解協議涉及的幾個訴訟的狀態來看,光峰科技在作為被告的兩個案件中目前都是處于一審勝訴狀態,而光峰科技在作為原告的兩個案件都還沒有作出一審判決。也就是說,整體上,光峰科技處于談判中的優勢地位。

    專利運用服務商業目的

    多年關注專利訴訟的上海弼興律所高級合伙人王衛彬告訴本報記者,成立不到15年的科創板上市企業對抗日本老牌世界級企業,能取得全面和解,既體現了光鋒科技較強的技術水平以及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也證明了技術先進、保護得當的知識產權是可以用來“以小博大”“后發制人”的有效武器。同時,這也說明知識產權是服務于企業的商業利益和目的的,知識產權策略的合理靈活運用對企業非常重要,知識產權的產生、積累、布局、進攻、防御諸多手段的運用和協調配合,終歸要用于實現或服務企業的商業目的。

    李中奎認為,如果把專利訴訟放到商業競爭的大局里來看,專利訴訟的輸贏固然重要,但專利訴訟背后的商業目的是否得以實現才是根本。在要不要發生訴訟,會不會發生訴訟,需要什么樣的訴訟結果等方面的預判和掌控能力,是我國企業需要注意加強的。

    “專利無效或訴訟本身的結果或輸贏未必是最重要的,所以,專利的運用不能就案論案,為訴而訴,關鍵要看背后的目的。”王衛彬表示,就本案例而言,從某種程度上說,雙方都達到了商業目的。總之,該案對于致力于創新和知識產權保護的企業都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