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行業服務 > 標準及知識產權 > “ 千人計劃”專家楊炳雄: 激光產業知識產權堅冰待破

    “ 千人計劃”專家楊炳雄: 激光產業知識產權堅冰待破

    來源:千人雜志 發布時間:2020-03-18

     

           “最亮的光”、“最準的尺”、“最快的刀”,這是激光獲得的美譽。激光技術誕生六十多年來,已滲透至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推動了產業技術的革新。我國的激光研究起步很早,在首個激光器誕生的次年,長春光機所王之江院士就率領團隊研發出我國首臺紅寶石激光器。而作為產業,我國激光經歷了三十多年的積淀,如今業已初具規模,但也面臨著難解的困局。新時期,如何化解激光產業的堅冰,實現技術與產業的彎道超車,是時代賦予激光產業人的使命。

      國家“千人計劃”專家、大連艾科科技董事長楊炳雄指出:“激光領域我們逐漸落后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知識產權保護的不好,甚至是根本沒有保護。”未來,激光產業的革故鼎新需要政府及產業層面的共同努力,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及制度,培育尊重知識產權的文化。在此基礎上,我國激光產業在智能制造及醫療行業擁有較大的機遇。

    激光帶來產業革新

     

     激光最初被稱為“鐳射”,是英文LASER的音譯,其全稱是“LightAmplificationbyStimulatedEmissionofRadiation”,意思是“受激輻射的光放大”。其原理最早由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在1917年提出,到了1960年,第一束激光在美國的實驗室誕生。很快,激光因具有方向性好、能量高和單色性好等卓越的特性被廣泛應用至各行各業。如今經過六十多年的發展,激光產業形成了激光應用、激光加工系統、激光器和激光配件的龐大產業鏈,其對世界的革新力量正被充分展現。

      對于激光技術給產業帶來的革新,楊炳雄在采訪中總結了四個大的方面:首先在通訊行業,以半導體激光技術為基礎的光纖通訊技術對人類的互聯互通起到了革命性地推動。今天的互聯網離開了光通訊技術是不可能發生的,而互聯網對人們生活的影響是如此巨大,現在正在顛覆許多傳統的行業模式。其次在工業加工領域,建立在激光的可控瞬間巨大能量的特性之上,利用激光進行切割、焊接等是現代自動化生產不可或缺的技術,其他任何技術都不具備這個條件。而近幾年發展的超快激光技術又將激光加工技術推到了微細,甚至納米級別的精度,這將會推動加工技術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產生巨大的技術進步。第三是對軍事技術的革新,激光武器必將是下一代精確打擊技術的核心技術。第四是對醫療技術的革新,激光醫療已經用在醫療領域的很多方面,例如激光手術,激光檢測身體指標等。

      激光技術意義重大,我國的技術研發及產業化經過數十年的發展,目前,已形成五個激光產業帶——珠三角、長三角、華中地區、環渤海地區和新興的東北工業振興區。據統計,2014年我國激光產業鏈產值達到約800億元,主要包括:激光加工裝備產業350億;激光加工在重工業、電子工業、輕工業、軍用、醫療等行業的應用450億元,激光技術對整個產業及國民經濟的促進作用可見一斑。

    破解知識產權之困

      盡管我國激光產業的體系已初步形成,市場的規模也在不斷擴大,但仍存在阻礙發展的堅冰。有專家指出,與國外先進產業相比,我國在技術實力、關鍵材料及配件、產業結構、配套產業鏈、高端人才、應用研究和管理這七大方面存在較大劣勢。對此,楊炳雄指出:“我國無論在人才還是在資金上都屬于最豐富的國家,國外很多公司的技術高手也是中國人”,而之所以逐漸落后于其它國家,“最主要的原因是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不夠,甚至是根本沒有保護。”

      知識產權保護的缺失給產業帶來的影響是多方面、多層次的。在技術研發上,業內專家不愿與同行交流想法、思路和技術,致使出現大量重復性研究,浪費了寶貴的資源與人力。同時,因抄襲被縱容,多數企業都不愿花大力氣去研發,而寧愿選擇省力又省錢的“山寨”方式。在產業化上,原創型企業的研發成本高昂,“山寨”嚴重侵蝕原創者的研發果實,這就導致很多企業根本不愿意第一個推廣技術。此外,知識產權保護的缺失更不利于人才的培養。因為抄襲或仿制只能習得原技術的七八成,剩余技術是工藝方面的,這需要真正做產品的技術人員,即工匠才掌握。專家表示:“我們知識產權的保護不力導致很難真正培養出工匠,因為很多公司著力培養的工匠可能被別人用錢挖走,而我們國家目前還沒有真正的競業限制或競業禁止法律。企業沒有真正的工匠,就難做出一流的產品,高端產品方面當然被國外企業主導了。”

      另外,知識產權保護的缺失對市場環境也會帶來不利影響,其突出表現是不合理的價格競爭。市場競爭永遠是有利于技術進步和產業發展的,但我國卻頻頻出現競爭激烈導致利潤下滑的現象。楊炳雄認為:“其根本的原因還是大家沒有核心技術。如果什么產品有點利潤,大家一哄而上,投錢買設備挖人才,產品同質性高,結果只有價格競爭了。”企業生產沒有利潤,就無法投入研發,也就難有核心技術,這樣就形成了不良競爭與研發不力的惡性循環。

      楊炳雄對知識產權保護及市場環境深表憂慮,他說:“第一個做出新技術的人或公司可能死得更快,因為當你付出全力做一件事情時,成功的時候你已經精疲力盡了,而待在旁邊看熱鬧的人正好酒足飯飽。”為此,他舉了艾科研發的一個例子:此前,艾科投資數千萬元經過幾年的努力,研發成功了真正可產業化的激光甲烷傳感器,不但在國內煤礦得到了應用,在美國組織的下一代甲烷檢測技術全球競標中也名列前茅。幾年來,艾科不但進行新技術研發,也同時擔負了培育市場的責任。但近三年來,隨著市場對激光傳感器的接受,全國出現了多家仿制該產品的公司,很多連外形都完全抄襲。雖然山寨產品距離艾科產品的技術還有距離,但這些抄襲嚴重破壞了市場秩序,對技術原創企業造成了不公平的傷害。他指出:“正是有了這些教訓,我們對其他新技術的開發投入必然會慎之又慎。”

      因此,欲破解我國激光產業的困局,首先要解決好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如果監管能夠形成適當的懲戒機制,產業能夠培育尊重知識產權的文化,那么社會上就會慢慢形成抄襲可恥的風氣,知識產權的保護也就成了社會的共識。抓好知識產權保護這個綱,我國激光產業方能發揮資源和人才的優勢,培養出真正的工匠,而其他技術進步的機制便自然會形成。楊炳雄指出:“我在美國和日本多年的經驗是,就算沒有上升到法律層面,抄襲別人的東西也是一件丟人的事情,這樣,大家才會想各種辦法發明新技術,新工藝,新產品。”

    深耕智能制造和醫療行業

      未來,我國激光產業的發展首先在于知識產權的保護,其次是培養真正的工匠,這樣才能在國際競爭中占得有利地位。而在掃清產業發展的陰霾之后,楊炳雄認為,我國激光產業在智能制造和醫療美容領域擁有較大的機遇。

      2015年,國務院發布“中國制造2025”行動綱領,勾畫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藍圖。智能制造的最重要特點之一是精準制造、定制化制造,而激光的瞬間開閉能力,精確瞄準能力,靈活調節能力等是精準制造的關鍵技術,另外,激光技術能實現自動化、柔性化加工。因而激光技術將是智能制造中的核心技術,激光產業也將擁有巨大的市場空間。其中,楊炳雄特別指出:“超快激光技術因其高精度、高能量密度和脈沖穩定的特質,必將成為精準制造、納米制造和智能制造不可或缺的技術,今后會有巨大的發展。”

      除了“光制造”,楊炳雄認為:“醫療與美容行業將是激光技術應用的最大市場之一,具有廣闊的前景。因為激光歸根結底是光,而光和人類是天然聯系的,無任何副作用。激光由于其精準特性,激光手術可以做到無任何附加傷害。另一方面,由于光的同波長具有穿透不同物質的特性,激光醫療甚至可以越過皮膚肌肉進行手術。第三,由于激光的超快速開關技術,激光醫療甚至能做到無痛醫療,因為還沒等人類神經反應過來,醫療已經結束。另外,激光也將在人體血液、體液、骨質等參數的檢測方面得到廣泛應用,將來有望應用到可穿戴設備上。所以,激光手術、激光美容和激光人體參數測定將是三大應用行業。”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今晚